绿巨人app最新下载网址

程星河见状赶紧离我远了几分,生怕被我传染上,我一看倒是来劲,要拿脑袋蹭他,把他吓到梁柱后头去了:“七星你可真是个恶人,有才无德……”

“咳咳。”这个时候,一阵咳嗽声响了起来,我回头一瞅,是董乘雷。

董乘雷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:“打扰两位雅兴了……”

不是,你想哪儿去了,只有恶意,没有雅兴。

“两位帮了大忙,昨天更是差点把命搭上,现如今我们豢龙氏的危机也化解了,请两位跟我到后边休息休息,让我们稍微尽尽地主之谊。”

这也是很神奇的感觉——一开始是为了做绑匪,后来莫名其妙变成了保镖,现如今又成了恩人。

这把我弄的也挺不好意思的,就说道:“你放心,我的龙救回来,我肯定把董寒月也放回来,一根头发丝都不会少。”

董乘雷连忙说道:“不着急,这一阵子也麻烦您照料她了——您这人品,我们信得过,料想董寒月也不会受多大的委屈。”

说着把我们让到了后面去了。

我一回头想叫上金毛和赤玲,可金毛趴在了白藿香脚底下又睡着了,董乘雷又说要去的地方带着姑娘不方便,我们也就跟着董乘雷过去了,路上我把吞人坑的事儿说了说,催他赶紧把那个玩意儿给平了,说不定还能赶趟,董乘雷一听,恍然大悟,更是感恩戴德,一个劲儿的谢我。

到了后宅子,是个很大的客房,比之前给我们的内宅可阔气多了,还有一个很大的池子——这个池子里面可没荷叶,说是个药香池,专门泡澡的,我和程星河也就没推辞,昨天那一折腾,浑身骨头都快折了,有这么个所在泡一泡,香气扑鼻,别提多舒服了。

旁边还有绿莹莹的荷叶小饼,锦豆做馅,红润润的莲香糯米糕,蜜枣做馅,一看就是老手艺,据说是旧时代本地的王府传下的手艺。

小mm圆脸带帽清纯可爱图片

据说那位王爷做了一辈子富贵闲人,专门爱研究吃喝,流传下了陶丘十八套美食,这两种点心就是其中之二。

我们俩有了王爷的待遇,程星河把腮帮子吃的跟松鼠一样,我劝他东西是人家的,胃口是自己的,他说我懂个屁,今朝有食今天吃,莫待无食哭唧唧。

你又不去额图集,怎么就至于无食了?

我就没告诉他,一会儿豢龙氏还会摆王爷宴,一会儿硬菜上桌,你没肚子吃,气你个蛤蟆上岸,干瞪眼。

说到了蛤蟆,这地方荷花荷叶虽然很多,却很少听到蛤蟆的叫声,倒是有些奇怪。

不过日光一撒,清风伴随荷香,别提多心旷神怡了,我们又一晚上没睡觉,我在那种沁人心脾的香气里,浑身骨头似乎都发酥发软,不由自主就睡着了。

这一觉睡得别提多香了,结果睡着了没多久,迷迷糊糊就觉出有两个人在推我。

我困的眼皮子跟铅块一样,怎么也抬不起来,当时一个激灵,就觉得这俩人背影怪熟悉的,有点像是江辰后背那俩人。

坏了,那俩人要是来了,还有我的好?

可拼命想起来,就是睁不开眼,跟鬼遮眼差不离。

而那俩人见我不起来,互相看了一眼,一个人拿着一个荷叶饼,掰开了,指向了自己的耳朵。

还有一个则指了指院子一边的井,也指了指自己的耳朵。

这啥意思啊?

让我听什么?

我用了吃奶的劲儿想醒过来,可怎么也抬不起眼,急的要横蹦,正在这个时候,面前忽然“哗啦”一声巨响,我猛地睁开了眼睛,就看见原来是我一只搭在了池子边的手,把个茶杯给扫进了池子里,激了我自己一脸的水。

程星河正吃着呢,也捎带脚让我给吓了一跳,回头想骂我,结果一块荷叶小饼噎在了嗓子眼儿,把脸憋的跟个柿子似得,捂着嗓子光着屁股就上去找水喝。

我缓了口气,面前哪儿有什么兄弟俩啊,我这是预知梦?

可跟以前的预知梦,都不太一样。

耳朵和荷叶小饼,还有井口——眼前这个场景,倒是跟梦里一模一样,太累魇着了?

结果一转头,我就愣了一下。

只见我身边,真的放着一个掰开的荷叶小饼。

那缺口,跟梦里的一模一样。

这叫谁心里都得嘀咕,这什么征兆?

程星河喝完水缓过来,劈头盖脸骂我坑爹,我把那个梦跟他一说,他一边吃一边琢磨了起来:“放个屁的功夫你能梦的这么具体——得了,这梦我帮你解出来了。”

“啥?”

“这小饼是糕点,你想吃耳朵眼炸糕,捎带提醒自己就着水吃,免得噎着。”

去你大爷的,预兆出这个意思,那也太狗屁不通了。

这个梦做的人心神不宁,我就穿衣服起来了——衣服也是豢龙氏给提供的,上等的本地真丝夏凉套,得值几千,就是款式一言难尽,有点像寿衣。

程星河换衣服的时候,在旧衣服里掏了半天,摸出一个膏药似得东西,皱巴巴的一股子怪味儿,直接贴我脑门上了。

我闻着那味儿就想吐,问他这是啥,他说治脚气的,跟赤毛癣一个原理,一贴准好,免得我着上他。

这把我给气的我就要揭下来,可他说那是老郎中的偏方,过了这村没这店,八十年脚气都能治好,糟践了要天打雷劈。

我一寻思,算了,反正贴不死人——但转念一想,谁能得八十年脚气啊!

正要说话,这个时候,门口有人敲门,一个豢龙氏的年轻人过来了:“两位贵客,王爷宴备好了,请移步会龙庭。”

会龙庭,好名字。

程星河一听又有王爷宴,果然追悔莫及,一个劲儿连蹦带跳揉肚子,就想着赶紧把肚子里的东西给消化了。

我正乐呢,忽然就觉出面前这个迎客的小子脸色不对。

这小子印堂上黑云笼罩,带着几分杀气,而人中上微微有些发赤,不像是吉兆,倒是晦气相。

我心里一动,随口就说道:“你这一阵子小心点——以为天赐良机,其实是灾祸缠身,别偏听偏信,更忌轻易答应别人什么事儿。”

可没想到,那年轻人一听这话,身子一颤,顿时就是一脸的恐惧。

啥情况?

可年轻人立马把脸给转过去了:“谢谢。”

我们跟着他往里一走,就过了一个狭长的穿堂,内里豁然开朗,好大一个大堂。

程星河一瞅,暗自说道:“乖乖——就这个规格,这个要摆国宴还是怎么着,得放多少人啊!”

是啊,这个地方,又大又旷。

不过,不对劲儿啊,吃个饭,犯得上这么大规格?

程星河就骂我没见过世面,都说是王爷宴了,就得气势磅礴,小了不成了县令宴了。

说着就要找地方坐下。

可坐下之后,身边一直也没来人,就俩人守着个大桌子,很有些诡异。

我忽然有了个感觉——我们俩,就好像在某个巨大靶子的中间一样。

程星河还等着上菜呢,找那个领路人,结果没找到,还要发飙,我忽然一下就明白那个梦什么意思了。

这一下我的心一下就凉了半截,拽上了程星河就往外跑。

程星河没明白什么意思:“你疯了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四面八方,猛地就爆发了一阵破风声,对着我们就过来了!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