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控app

日寂中的无垠蛮荒,对于弱小的国度而言,几乎就是一片死地。

弱小国度,每一年的日寂,都会死去许多生灵,这便是为何有些国度周边,并没有敌人,子民数量却始终无法增长起来的原因。

但是对太苍而言,日寂从许多时日以前,就已经不再是什么难以度过的劫难了。

太苍和大符通商之后,大符大量灵晶开始流入太苍。

太苍目前,光就仙唐陨泉石、灵米、灵符、灵械等产业,消耗的灵晶,已经彻底可以循环自足。

又有许多小国前来与太苍交易,虽然这些小国交易的东西,多数以其国内特有的灵金、灵材,甚至特产为主。

但是太苍照样来者不拒,只要有小国使节来访,被司礼府通过,没有可疑之处,就能拿到太苍下发的商碟。

也就获准在太苍进行贸易。

这些国度,对于太苍顶尖的丹药、灵泉、神通器等交易物,只能望而却步,因为价值太过昂贵,远非他们能够承担。

可是基础的丹药、稻米、菜肴,乃至太苍的衣物等日常物品,诱惑力也不低。

如此情况下,太苍的国威逐渐响彻大符周边数千里地域。

在实力面前,“人族弱小”这个诸多种族共同的认知,也在这些时日中变为笑话。

私人会所里偶遇俏丽女孩

毕竟所有曾经派遣使者来使太苍的国度,都震撼于太苍的繁荣、强盛。

太苍强者中,天赋最为卓绝的珀弦,已经以神通八重的底蕴,一举破入驭灵元相,成就八十九丈灵胎。

而姬浅晴则还在噎鸣秘境中闭关苦修,她的修为早就已经晋入神通八重,她却迟迟不愿意突破驭灵,而是希冀更上一层楼。

其余诸如蒙言、储交、融鹿、左昆等将领,也尽数成就神通七重境界。

其中蒙言成就最高,他曾经受到白起亲自指点,成为第二位突破神通,成就元相的将领。

从女丈国中得到的地灵脉,也终于成熟,纪夏炼化其核心,将其中的灵元源源不断输送往苍城中,供苍城国民修行。

如此种种,都在证明太苍正在快速发展。

纪夏的修为也节节攀高,粗略估计,只需要以如今的速度修行,填满第十道灵印,最多需要两年时间。

他有噎鸣秘境,现实世界中过去一年,他就可以神通十重圆满。

继而以绝世之姿,破入驭灵。

他这等修行速度,已经算得上极速,旬空域许多生灵突破驭灵境,都需要数十年时间,而且最优异者,也仅仅是神通八重就破入驭灵。

但纪夏不同,他在灵轮上镌刻了十道灵印!

他的天赋因为许多次增益,变得极为不凡,在加上诸多神物,也要花费累计三年多时日,才能填满神通十重的灵元。

如果算上噎鸣秘境中消耗的时间,纪夏填满灵轮,足足需要花费五年时间。

这对于几月时日,就从凡夫俗子,突破到神通的纪夏而言,显得尤为漫长。

可若是和其他天才相比,又显得十分短暂。

总而言之,距离纪夏突破之日,已经近了。

他不由期待,神通八重突破驭灵能够成就八十余丈灵胎。

而纪夏的神通十重的修为境界,又能成就出几丈灵胎?

而且纪夏的神通十重,与真正意义上的神通十重相比,强大出许多倍。

他得益于岁星法相、金乌元圣灵元、大日密藏、魔雷玄体、荒古大日观想图,以及种种玄妙神通,可以硬撼天相强者。

甚至未曾突破入灵府境界的纹野、案息、青枭、弃隐等天相强者,无一人是他的对手。

现今这些天相中,也许只有吞食了大妖血珠的纹野,能够和他一战。

这种战力的神通十重,如果突破驭灵,不知道战力会激增到何种地步。

也许能够结成数百丈灵胎,直达神像,能与灵府天门初境的修士抗衡!

“可惜时间是个大问题,如果能给我三十年时日,让我借助噎鸣秘境勤加修行,三十年后,我也许就可以站在百目太子、悬云王的高度。”

纪夏心中微微叹息。

是夜,纪夏正在上乾宫中,运用冽霆雷种锻体,太先上庭中,忽然传递过来一道讯息。

纪夏张开眼眸,停止运转魔雷玄体真诀,走出噎鸣秘境,来到上庭玉乾宫中。

不多时,一道青衣儒雅身影步入玉乾宫中。

纪夏也走下玉台,二人彼此行礼。

旋即纪夏邀请来人入座,道:“族兄,我听闻之前前来太苍贸易的大符使节说你仍在闭关,不曾想这么快就见到你了。”

来者正是大符符生王宫星曌。

宫星曌饮下桌案上的美酒,轻声赞道:“你这里的灵米清酒,倒是让我颇为想念。”

“族兄既然喜欢,回去的时候就带一些回去,即便族兄将我的酒窖搬空了,我也只当宫中遭了贼,不去理会便是。”

纪夏嘴角露出真挚笑意,打趣宫星曌。

他如今对于宫星曌的态度,比起以前,可以说亲近了许多。

原因有二,一是当日契灵、百目驾临太苍,如果不是宫星曌前来解厄,太苍有会是另外一种结局。

二则是纪夏曾在玉简镜像中看到,太苍被两国屠城,宫星曌带领诸多大符强者、军伍前来,与太苍并肩而战。

甚至因此落败身死,大符强者、军士也部死绝。

没有了宫星曌,没有了大符军伍,可想而知大符国的结局。

就算其中大约还会其他未知的原因,可是宫星曌和大符,对于太苍的恩、信、义,也让纪夏对宫星曌十分感激、信任。

宫星曌听到纪夏的话语,摇头道:“你是一国之君,为何如此惫懒?”

“正因为是一国之君,平日里要保持威严,可族兄和我的地位相似,如今在这玉乾宫中只有你我二人,我当然要略微放松一些。”纪夏道。

宫星曌仔细看了纪夏一眼,失笑道:“你治政、行事、修为,都极为不俗,我差点忘了你今年不过区区二十余岁,有些少年脾性也是应该的。”

两位君王相谈甚欢,从治政到两国贸易,再到修行无所不谈。

许久之后,宫星曌忽然拿出一枚令牌,递给纪夏,道:“族弟,我今日前来,是为了这枚令牌。”

“亡守令牌?”

纪夏看着令牌上的亡守二字,轻声自语。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