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色视频软件下载

我心头寒气大冒。

姜照只是点了刘老板几句,就将见过大世面的刘老板吓成这德行?可见姜家在本市的势力有多大!

“你将欠我的那几千留下,其它的带回去,礼盒也带走,我不再回去工作,你我就算是两清了。不过你这些年克扣打工兄弟们的工资……?”

我顿住话头。

刘老板喜出望外:“姜老弟,你放心我回去就将扣下的钱部连本带利的返给他们,一分不差,要是有一点差,你们姜家也不会饶了我啊?”

他眼巴巴的看着我,眼带希翼。

美丽的误会!

他真以为我是姜家的远亲了,为了替穷苦兄弟们讨回血汗钱,我不在意狐假虎威一番。

“希望你记住自己的承诺,不然,后果你明白的。”我吓唬了一句。

他连连承诺,以后一定洗心革面的做个好人。

打开红包,我将属于自己的几千块拿走,其余的一分不要,包括礼盒。

刘老板拎着礼盒,感激涕零的离去。

可爱mm比基尼搭配呆萌表情萌出新高度

我关上房门,恍如隔梦。

此时才意识到,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!

叮咚!

短信进来,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但我心有预估,点开一看,上面几个字:“可还满意吗?”

没有署名,但我知道,是姜照。

“多谢,你的事儿,等我从老家回来再商量吧。”

多少都算是欠人情了,我只能如此回应。

“好,一路顺风、静候佳音!”姜照回了短信。

我摁灭手机,塞回裤兜,暗中叹了口气。

“看来,躲避不是办法。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!”

我意识到了这点。

“姜家既然能帮我,就能挥挥手的就毁了我,如果,我还不听话的话。”

姜照其实就是在展示力量,远不是车行刘老板所能比的力量,我更是难以抗拒,只能暂行缓兵之计,以图自救。

心底更是好奇:“姜照下了大力气,非要我参与姜家的事儿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这个疑问升起,紧跟着就是浓浓的不安感。

第六感又开始了,一直在警告我姜照的危险性。

我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就像是开启了奇怪的超能力一般的有了第六感?但还是选择相信。

二千金从里屋走出来,担心的看看我。

我对她笑笑,表示没事。

二千金点点头,懂事的不吱声了。

十一点钟,我俩出发了,打车到了火车站,在机器那里领取了预定的火车票,然后,入候车室等待。

这个月份里出行的人并不算多,我们找了个空地儿坐着,等待着检票。

某刻,外头的光线突然就暗了下来。

“要下大暴雨了。”

有旅客高喊着,挤到窗口处观望着外头。

“没听预告过暴雨啊,怎么突然发生了?”

人群中杂七杂八的声音,我倒是听到了。

众人兴奋的观看外头浓重的黑云。

我心头就像是突然盖上了一层寒霜,猛地打了好几个激灵!

因为,今天早上我特意查询过天气的,从本市到旗鸯县,都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,天气预告还提醒大家伙要注意防暑呢,气温特别的高,正是盛夏。

“现代发达的科技手段,真有大规模的暴风雨,哪有预测不到的道理?”

心头疑惑,我牵着二千金的手,透过人群空隙打望窗外。

短短时间,窗外昏暗的宛似傍晚了,高空中不知从何而来大量乌云,压于那里,厚重的像是山峦。

“彭!”

我就感觉心头像是被谁砸了一棒子,因为,注视乌云的时候,隐隐约约的,似看到乌云里出现了一张惨白惨白的女人脸,她的七窍都在溢血,看起来极端恐怖。

从我这里看过去,女人脸有数百米的大小。

异像进入眼帘,霎间就将我震的浑身直冒冷汗。

等到细看时却只有黑黑的乌云了,哪还有什么诡异的女人脸?

“又是幻视吗?”

我努力压制心底的惊悚之意。

’有邪气!”

身边不远,传来淡淡的低语声,我猛然扭头,就和一双淡漠却纯净的眼睛对视上了。

这是个二十岁左右、背着个朴素双背带布包的俊俏大姑娘。

她脸上脂粉未施,隐隐的有种与众不同的味道,容颜只能说是中上,但给我的感觉是,她已超脱了凡尘,和我等凡夫俗子不在一个层次了。

这也是第六感传来的感觉。

“宁师傅……,额?”

我都没有注意到,脱口就是一句,霎间愣在当场,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般的和陌生姑娘打招呼?

姑娘眼神就是一变,几步走来,深沉的盯住我:“你是谁,为何认识我?”

“她竟然真的姓宁?这是第六感的原因吗?神了!问题是,师傅这种尊称是什么意思?”

我心底念头纷乱的像是麻绳了,一时间回答不上人家的话。

“哥,大姐姐问你话呢?”

二千金狠狠的握了我手一下,我才回过神来,尴尬的笑,对着一脸狐疑的姑娘苦笑:“我说自己是随口一说,我根本就不认识你,你信不?”

神态清冷的俊俏姑娘听我这样一说,上下打量了几眼,重点是我的眼神,忽然莞尔一笑:“原来,是个潜能觉醒的?有趣,莫非和未卜先知有关?我还没有遇到过这种奇人。”

她说的每一个字我都懂,但合并一处,抱歉,我一点都听不明白了。

“姑娘,你在说什么?”

我心底都是好奇,就问了一声。

“你先告诉我,方才在乌云那里看到了什么?”俊俏姑娘没有回答,而是问了一句。

我神色就是一变,紧跟着,想到一种可能性,紧张的问:“难道,你也看到了?”

姑娘点点头。

我心头就是一沉,凝重的说:“看到一张惨白的女人脸,数百米大小,七窍都是血。”

女孩一听,眉头就是一蹙,嘀咕了一声:“这是能观阴阳了?不需法力的瞳力天赋?罕见。”

“啥?”我满头雾水。

“没什么,但我得告诉你,你没疯,你和我看见的东西是一样的。”

她低声说着,我震惊的张大嘴巴。

“不是幻视?或是精神疾病?”我艰难的将话说完整了。

“当然不是,而是,某种刚刚觉醒的天赋。”姑娘笑了一声,如此回答。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